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中指出:2012年,中国的贫富差距,20%的高收入群体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收入差距已达20倍。这个数字令人吃惊,于是有人梳理往年的数据:“自2002年以来,城乡收入差距均在3倍以上;其中,2010年的城乡收入差距为3.23倍,2011年该数据下降为3.13倍。”现在一下子变成了20倍,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问题?收入分配改革的关键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光明网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

 

  收入差距增至20倍是采用新比较方法的结果

 

  此次中国社科院发表的数据,应该是采用了一种新的比较方法。以往的比较方法是将全部人口分为城乡两部分,然后各作5等分,再将城市居民与城市居民比,农村居民与农村居民比。至于城乡差别,是将城市居民的收入平均数与农村居民的收入平均数相比。通过这样的比较方法得出的结果,在表述上不那么“触目惊心”。而新的比较方法则是将中国的全部人口不分城乡统一分为5等份,再将20%的高收入群体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因此得出的收入差距是20倍。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2年基尼系数是0.474。需要解释下,基尼系数是衡量居民间收入差距的综合指标。它是个比例数值,在0和1之间。据国际标准,基尼系数小于0.2时,被认为收入过于平均,0.2~0.3之间时较为平均,0.3~0.4之间时比较合理,0.4~0.5时差距过大,大于0.5时差距悬殊。0.4一般被国际公认为收入差距的警戒线。可以看出,如果放在国际大背景进行比较,国家统计局的基尼系数0.474,已经是非常高的了,其反映的是相当大的收入差距。将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基尼系数进行排序,中国会在最高的10%之中,90%以上国家的基尼系数都比中国低。将基尼系数0.5的收入差距换一种表述方式,以20%的高收入群体的平均收入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较,大约就在20倍左右。

 

  基尼系数下降不意味着收入差距缩小

 

  如果我们平心静气地想一下,如今中国月收入1000元及以下的大有人在,而月收入20000元及以上的其实也不少见,他们之间的收入差距不就是20倍吗?当然,必须指出的是,说“常见”并不等于说“合理”。在中国,贫富差距问题显然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提出:“必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2013年初,还专门发布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但是,一年过去了,无论城乡,居民们对“收入增长”仍然谈不上有深切的感受。过去十年,我国基尼系数分别为:2003年0.479,2004年0.473,2005年0.485,2006年0.487,2007年0.484,2008年0.491,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份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73。这是2009年以来中国基尼系数连续第五年下降,也是10年以来的最低值(2004年同为0.473)。虽然最近几年有下降的趋势,但很难认为这样微弱的变动趋势就是收入差距开始缩小的表现。

 

  缩小收入差距重在初次分配

 

  于是,有人提出需要出台新的“收入分配实施细则”。在经济学理论中,分配有初次分配和二次分配的两个层次。像中国这样一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初次分配可能是最重要的。譬如,中国内地就不太可能像澳门特区那样,每年给居民派发红包。

  但是,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2年内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报告》称,在初次分配中,劳动者报酬在GDP中的比重近年来总体上呈现下降的趋势,从1998年的53%下降为2010年的45%。而从国际经验看,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体中,初次分配后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一般占55%—65%。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初次分配主要是由“要素”决定的。一般认为,“要素”即自然资源、资本和劳动(最新的观点有把知识作为第四要素的说法,即“知本”)。在经济运作过程中,哪种要素最稀缺,在分配中就更有利。因此,目前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无疑是资本拥有者在分配中拥有更加有利的地位。

 

  出路在于“限高、扩中、提低”

 

  中国的普通劳动者劳动报酬普遍偏低,这在国内国外已经形成共识。2013年的收入分配方案中提出了“限高、扩中、提低”的收入分配思路,无疑是正确的。实际上,“限高”并不难,主要看政府的决心。最困难的其实是“提低”,因为需要“提”的低收入群体并非只局限于社会保障对象,而是占中国50%—60%,乃至比重更高的低收入工薪劳动者。

  当这些低收入群体70%以上主要是在体制外企业就业时,国家干预的能力就被大大削弱了。事实上,除了逐步提高“最低工资”以外,国家几乎别无他法。最低工资是保底性的,目前全国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620元,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角度看,仍然是非常之低。

  按国际经验,行之有效的“提低”方式是“三方机制”,即在政府参与和协调下,劳动者和企业主直接谈判。但是,在市场条件下的劳动者处于劣势地位,资本者不会心甘情愿地提高工人的工资,政府在综合权衡下,也是左右为难。所以,“提低”始终只是针对社会保障对象采取了一些措施,譬如连续10年提高企业退休人员的退休金。

  “提低”不能奏效,“扩中”也就成了问题。当然,中等收入阶层还有其他的问题。譬如高房价,使得很多工薪劳动者难以真正向上流动,不能稳定地成为中产阶层。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整个收入分配改革有可能走进死胡同。

 

  (光明网记者:王锦宝 采访)

"; } } //SSO登录end

唐钧

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

栏目简介

《“五老”评热点》是光明网最新推出的一档有声互动节目,聚焦当前社会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体系建设中的热门话题,邀请“五老”(即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授、老模范),以“有声评论”的方式,理论联系实际地进行深入解读。

新闻背景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中指出:2012年,中国的贫富差距,20%的高收入群体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收入差距已达20倍。这个数字令人吃惊,于是有人梳理往年的数据:“自2002年以来,城乡收入差距均在3倍以上;其中,2010年的城乡收入差距为3.23倍,2011年该数据下降为3.13倍。”现在一下子变成了20倍,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比较的数据说明了什么问题?收入分配改革的关键在哪里?

往期回顾

联系我们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员,愿意与网友分享自己对于新闻事件的看法,欢迎将您的个人简介及联系方式发送至wulao@gmw.cn,我们将及时回复您的来信。

栏目策划:光明社区

责任编辑:邓志凤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中国的普通劳动者劳动报酬普遍偏低,这在国内国外已经形成共识。2013年的收入分配方案中提出了“限高、扩中、提低”的收入分配思路,无疑是正确的。实际上,“限高”并不难,主要看政府的决心。最困难的其实是“提低”,因为需要“提”的低收入群体并非只局限于社会保障对象,而是占中国50%—60%,乃至比重更高的低收入工薪劳动者。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中指出:2012年,中国的贫富差距,20%的高收入群体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收入差距已达20倍。这个数字令人吃惊,于是有人梳理往年的数据:“自2002年以来,城乡收入差距均在3倍以上;其中,2010年的城乡收入差距为3.23倍,2011年该数据下降为3.13倍。”现在一下子变成了20倍,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数据说明了什么问题?收入分配改革的关键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光明网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

  按国际经验,行之有效的“提低”方式是“三方机制”,即在政府参与和协调下,劳动者和企业主直接谈判。但是,在市场条件下的劳动者处于劣势地位,资本者不会心甘情愿地提高工人的工资,政府在综合权衡下,也是左右为难。所以,“提低”始终只是针对社会保障对象采取了一些措施,譬如连续10年提高企业退休人员的退休金。

  但是,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2年内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报告》称,在初次分配中,劳动者报酬在GDP中的比重近年来总体上呈现下降的趋势,从1998年的53%下降为2010年的45%。而从国际经验看,在成熟的市场经济体中,初次分配后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一般占55%—65%。

  当这些低收入群体70%以上主要是在体制外企业就业时,国家干预的能力就被大大削弱了。事实上,除了逐步提高“最低工资”以外,国家几乎别无他法。最低工资是保底性的,目前全国最高的最低工资标准是1620元,从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角度看,仍然是非常之低。

 

  于是,有人提出需要出台新的“收入分配实施细则”。在经济学理论中,分配有初次分配和二次分配的两个层次。像中国这样一个13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初次分配可能是最重要的。譬如,中国内地就不太可能像澳门特区那样,每年给居民派发红包。

 

 

  此次中国社科院发表的数据,应该是采用了一种新的比较方法。以往的比较方法是将全部人口分为城乡两部分,然后各作5等分,再将城市居民与城市居民比,农村居民与农村居民比。至于城乡差别,是将城市居民的收入平均数与农村居民的收入平均数相比。通过这样的比较方法得出的结果,在表述上不那么“触目惊心”。而新的比较方法则是将中国的全部人口不分城乡统一分为5等份,再将20%的高收入群体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因此得出的收入差距是20倍。

  基尼系数下降不意味着收入差距缩小

  (光明网记者:王锦宝采访)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初次分配主要是由“要素”决定的。一般认为,“要素”即自然资源、资本和劳动(最新的观点有把知识作为第四要素的说法,即“知本”)。在经济运作过程中,哪种要素最稀缺,在分配中就更有利。因此,目前在中国乃至全世界,无疑是资本拥有者在分配中拥有更加有利的地位。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2年基尼系数是0.474。需要解释下,基尼系数是衡量居民间收入差距的综合指标。它是个比例数值,在0和1之间。据国际标准,基尼系数小于0.2时,被认为收入过于平均,0.2~0.3之间时较为平均,0.3~0.4之间时比较合理,0.4~0.5时差距过大,大于0.5时差距悬殊。0.4一般被国际公认为收入差距的警戒线。可以看出,如果放在国际大背景进行比较,国家统计局的基尼系数0.474,已经是非常高的了,其反映的是相当大的收入差距。将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基尼系数进行排序,中国会在最高的10%之中,90%以上国家的基尼系数都比中国低。将基尼系数0.5的收入差距换一种表述方式,以20%的高收入群体的平均收入与20%的低收入群体相比较,大约就在20倍左右。

 

 

  收入差距增至20倍是采用新比较方法的结果

  如果我们平心静气地想一下,如今中国月收入1000元及以下的大有人在,而月收入20000元及以上的其实也不少见,他们之间的收入差距不就是20倍吗?当然,必须指出的是,说“常见”并不等于说“合理”。在中国,贫富差距问题显然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出路在于“限高、扩中、提低”

  “提低”不能奏效,“扩中”也就成了问题。当然,中等收入阶层还有其他的问题。譬如高房价,使得很多工薪劳动者难以真正向上流动,不能稳定地成为中产阶层。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整个收入分配改革有可能走进死胡同。

 

  2012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大提出:“必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2013年初,还专门发布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若干意见的通知》。但是,一年过去了,无论城乡,居民们对“收入增长”仍然谈不上有深切的感受。过去十年,我国基尼系数分别为:2003年0.479,2004年0.473,2005年0.485,2006年0.487,2007年0.484,2008年0.491,2009年0.490,2010年0.481,2011年0.477,2012年0.474。根据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份公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为0.473。这是2009年以来中国基尼系数连续第五年下降,也是10年以来的最低值(2004年同为0.473)。虽然最近几年有下降的趋势,但很难认为这样微弱的变动趋势就是收入差距开始缩小的表现。

  缩小收入差距重在初次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