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24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十讲专题讲座,主讲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捷认为,继续实现中国梦,就要全面深化改革,过好民主政治关,做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完善与发展这篇大文章。民主与社会主义是什么关系?民主同党管干部原则是否冲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要点是什么?就此,光明网记者采访了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教授王长江。

 

  民主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来源之一,是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

 

  民主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执政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社会主义本身就包含民主。邓小平说得很清楚,“没有民主就没社会主义”。对共产党来说,民主就是其最重要的合法性来源之一。

  我们中国共产党是靠老百姓的支持才取得政权的。我们靠什么把老百姓动员起来?当时我们举的是两面旗帜:一是科学,二是民主。科学的含义是清楚的,没有科学就没有发展,就落后愚昧,落后就要挨打。民主就是让老百姓当家作主,也只有这样,老百姓才觉得共产党是可信赖的。如果现在我们改口说不要民主,那就等于解构了自己的执政合法性。所以,民主是我们最根本的执政合法性的来源,这一条必须强调。

  近两年,大家对民主谈的好像少一些,有点怕谈民主感觉。这可能是因为本届中央政府特别注重顶层设计,对有些权力做了调整,特别是成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似乎给人集中权力的感觉。在人民通常的概念中,集中权力和民主是对立的。于是,人民就不太敢谈民主了,认为谈民主比较冒险、敏感。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是对这些信号的误读。

  当然,根本的原因在于现在我们对民主的认识和理解还远远不够。一开始,我们把民主理解为碎片式的一些做法、一些观念,结果在实践中出现很多问题;后来我们又觉得民主是西方人发明的,认为西方的民主更好,从而照搬西方经验,把它作为解决我们问题的处方。实际上,这些都是不对的。民主确实有其规律性,其中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从普遍性而言,民主都要求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授权给少数人并对权力进行监督,少数人要对百姓负责。这些都是民主的规律,是任何民主都不可缺少的因素。

 

  民主是一种天然的要求,同党管干部原则并不冲突

 

  有人认为,现在我们国家人民素质不高,不应该推进民主。对这一观点,我从来都是反对的。现在人们的素质再不高也比两三百年以前英美人的素质高,他们能搞民主,我们为什么不能?延安时期老百姓素质比不上现在,但他们却也能把民主搞得有声有色。所以,用人们的素质说事,说好听一点是认识问题,说难听一点是为不搞民主找借口,是不对的。

  素质并不能决定该不该搞民主,素质只决定民主水平的高低。人民的素质高,文化水平高,对民主的认识和理解也就会更加深刻,更加容易参与和推进民主,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民主本身却是由利益决定的,是一种天然的要求,是人们为了维护自己利益而产生的政治诉求。市场经济的前提就是承认人对利益的追求,承认人维护自己正当利益的权利,不搞民主能行么?所以说,只要搞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发展民主;只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已经搞了三十年的市场经济,还能不搞民主?不可能!民主肯定可以搞,关键是怎么提高民主水平。这里既涉及提高人民文化素质,让人民理解民主,也包括在实践当中学习,不能把人民文化素质低作为不推进民主的理由。

  民主同党管干部原则并不冲突,党管干部是天经地义的。哪个党不管干部?关键是我们的管法要科学,不能让授权者失去选择。国外政党也管干部,但是他们有一个边界,非常清晰,最后还要回到百姓选择。我们现在党管干部往往管到具体人头。你把具体人选确定下来,老百姓还有什么选择权?没有选择,又怎么体现授权? 所以说,党管干部是一个原则,不能代替老百姓当家做主,党管干部应该管方向、管政策、管人才。

  也有人说,推进民主,听取公众诉求就必须搞多党制,一个党推举一个候选人,这样老百姓才有选择。但我认为,这也是不对的。民主并不必然要求多党制,一党制条件下同样可以推进民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党内多推举几个候选人,让老百姓选择?这样,不管百姓选出哪个候选人,这些人都是我们党的精英,都代表我们党。党把人才培养出来,让大家去选,这才是党管干部该做的事情,也是我们推进民主的合适方式。

 

  应该用党内民主来带动和促进社会民主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对民主体系的很多环节做了探索,比如决策民主方面,吸纳更多的人来参与决策,听取百姓的意见;民主监督方面,我们不但扩大了社会监督,在网络上也有监督,可以进行问责制;实行全委会决策等。

  民主是一个系统工程,发展民主在所有环节上都要加大力度。相比之下应该说,在选举民主,在授权这一环节,我们的探索确实比其他方面落后很多。选举民主最重要的是体现老百姓的授权,也就是公权力主人对权力使用者的授权。民主说到底就是百姓是主人;在党内,党员是主人。但是,主人是权力的所有者并不等于他们直接使用权力。我们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利益分歧多,人人直接使用民主肯定会乱套。所以民主需要多数人把权力交出来,交给少数人来操作。但这些少数人是哪些人呢?这就要由他们来选择。这就是授权民主,或者叫做选举民主。授权民主是民主的源头,是权力运行的开始。要推进和发展民主,必须加大推进授权民主的力度

  当然,我们还要看到,选举有时会出现选出来的人不履行诺言,以权谋私等。所以只有选举民主是远远不够的。即使西方也需要别的民主形式做补充。很多事情不能仅靠投票解决,还要通过沟通和协商,将民意诉求充分体现出来。对此,我们有一个现成的方式:协商民主。所以我们现在提出要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共同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共同推进,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推进民主,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两者都要进行深入地探索。从其本身的重要性而言,选举民主是前提,只有选举民主才能完成授权,才能建立一种上对下负责的机制,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协商有成效。长官意识(说什么时候协商什么时候协商,说怎么协商就怎么协商)会使协商失去意义。所以,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二者都很重要,但选举民主是前提,协商民主是对民主的补充和完善。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不能狭义地理解协商民主,选举民主本身也需要协商,二者并不对立。

  党内民主对人民民主有示范作用,应该用党内民主来带动和促进社会民主,这是符合我国民主发展现状的捷径,也是我一直主张的观点。特别是,我们共产党作为唯一的执政党,如果党内民主发展不够充分,就容易造成公信力下降,甚至公众不认可我们共产党。

  发展党内民主,就要在党管干部这个大原则下,增加具体操作的灵活性,边界要清晰,不能管到让人民没有选择权。发展党内民主,就是要把我们看到的民主因素引入党里面来,让其在党内逐步发酵、成熟,形成体系并影响社会。这样一条路径应该说是比较安全的路径。

  近年来,随着改革探索的不断深入,党内民主的确在不少方面推动了社会民主的发展。考察现在党内民主的现象就能发现,决策民主有探索,参与民主也有探索,民主监督也有探索。但我们在选举民主上确实是滞后的。能不能在党内民主里引进一些竞争因素,让普通党员有更多选择?有选择并不仅是体现党员权利,更重要的是使党内关系有根本性的调整。上级要切实重视下级意见,做到向下负责,否则下级党员手中的票就可能不支持你。只有这样,才能把党内关系,党同人民的关系理顺,把过去只向上负责、不向下负责的体制,变成既向上负责也向下负责的体制,做到向上负责和向下负责的统一。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民主才能够有实质推进。

 

  民主的要素一旦被纳入体制当中,就会成为巩固体制的力量

 

  在决策民主方面,有些地方存在领导拍脑袋决策的现象,导致听证会流于形式,不被公众认可。为什么决策民主会流于形式?就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对决策民主是认真的,因为它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但是由于民主的其他几个环节未能同步推进,决策只有对上负责,听取民众意见就成了软性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再强调决策民主,也只会是一种形式。

  决策民主的虚化、形式化恰恰表明我们应该进一步推进民主。我们要建立权力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体制,在建立既对上负责也对下负责的关系上做文章。只有这样,才能最终使决策变得科学。

  民主带来低效率是因为民主搞得不好。民主确实有决策程序繁杂问题,但是,需要民主讨论和规定的问题,往往是国家重大问题,必须反反复复讨论。如果不反复讨论,一旦出现重大后果就没法收拾。这恰恰是需要时间的,不能只追求效率。

  但是在民主决策形成之后,在执行的时候就必须坚定。这时候再去搞民主,肯定是劣质民主。本来已经授权,怎么还能拿回来?既然授权,就应该让授权者去执行,执行有力。所以,民主的低效率问题还是民主质量不高,科学性不够,而不是民主本身带来得问题,不是民主本身好不好的问题。真正从民主运行的角度来讲,其所追求的的效率恰恰是不科学的。所以我说,这种观点存在问题,具有片面性。

  民族国家的民主化转型应该注意两个方面。首先,不能照搬别国的模式。各国有各国的国情,应该探索自己的民主化道路,探索民主的规律到底是什么,民主怎么搞比较科学?这就需要各国去研究、探索,而不是要么全盘接受国外经验,要么将之全都拒之门外。

  第二,要按照有序民主的思路去推进民主。民主进程由执政党来主导和推进,当然其中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这种主导会缺乏主动性,对危机认识不够。这就要靠执政党本身提高对危机的认识,主动去适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民主的要素一旦被纳入体制当中,就会成为巩固体制的力量。反过来,如果不能把民主要素纳入体制,民主的因素在体制外发酵,那早晚会对体制产生冲击。上述国家之所以出现这些乱象,就是因为它的政党没有去主导民主进程,没有主动去适应潮流,要么采用一些极端方式导致人民的反弹,要么对民主放任自流,这都是不对的。执政党必须起到其应起的作用,特别是我们是长期、唯一的执政党,更应该起到主导民主进程的作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必须体现当代中国特点和党的领导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要点有三个:第一,必须是吸收了全人类优秀政治文明成果的民主。我们的民主文明起步晚,需要向别人学习,吸收好的东西,不吸收首先就缺乏先进性,怎么走到别人前头?优越性不是说说而已,既需要自己的创造,也需要把别人的东西吸收进来,这样才能优于别人。我们常说,站在巨人的肩上才能看得更远。但这就得先站上去才行。所以我们必须破除旧的观念,有吸收借鉴全人类文明成果的胸怀和气魄。

  第二,必须是结合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民主。中国文化有很多博大精深的好的东西,怎么吸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必须是充分体现我国现有发展状况的民主。要体现我国现阶段的发展情况和当代中国特点。一方面,我们处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时期,另一方面,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阶段,所有这些因素都必须考虑到。这样我们才能发现很多东西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英美国家几百年发展出现的现象,我们会在短时间内同时出现,并相互交错,相互激荡,可能形成一种强大的冲击力、爆发力。因而,这需要更多控制,不能完全放开。这几点结合起来,才能去创造一个高于别人的、体现先进性的民主。

  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除了做到上述三点外,还必须要体现党的领导,体现党的主导作用,体现党的发展创新和与时俱进。

 

  (光明网记者 蒋正翔采访)

"; } } //SSO登录end

王长江

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栏目简介

《“五老”评热点》是光明网最新推出的一档有声互动节目,聚焦当前社会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体系建设中的热门话题,邀请“五老”(即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授、老模范),以“有声评论”的方式,理论联系实际地进行深入解读。

新闻背景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24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十讲专题讲座,主讲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捷认为,继续实现中国梦,就要全面深化改革,过好民主政治关,做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完善与发展这篇大文章。

往期回顾

联系我们

如果您也是“五老”中的一员,愿意与网友分享自己对于新闻事件的看法,欢迎将您的个人简介及联系方式发送至wulao@gmw.cn,我们将及时回复您的来信。

栏目策划:光明社区

责任编辑:岳静林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要点有三个:第一,必须是吸收了全人类优秀政治文明成果的民主。我们的民主文明起步晚,需要向别人学习,吸收好的东西,不吸收首先就缺乏先进性,怎么走到别人前头?优越性不是说说而已,既需要自己的创造,也需要把别人的东西吸收进来,这样才能优于别人。我们常说,站在巨人的肩上才能看得更远。但这就得先站上去才行。所以我们必须破除旧的观念,有吸收借鉴全人类文明成果的胸怀和气魄。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24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十讲专题讲座,主讲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捷认为,继续实现中国梦,就要全面深化改革,过好民主政治关,做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完善与发展这篇大文章。民主与社会主义是什么关系?民主同党管干部原则是否冲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要点是什么?就此,光明网记者采访了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教授王长江。

  近两年,大家对民主谈的好像少一些,有点怕谈民主感觉。这可能是因为本届中央政府特别注重顶层设计,对有些权力做了调整,特别是成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似乎给人集中权力的感觉。在人民通常的概念中,集中权力和民主是对立的。于是,人民就不太敢谈民主了,认为谈民主比较冒险、敏感。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是对这些信号的误读。

 

  (光明网记者 蒋正翔采访)

  当然,根本的原因在于现在我们对民主的认识和理解还远远不够。一开始,我们把民主理解为碎片式的一些做法、一些观念,结果在实践中出现很多问题;后来我们又觉得民主是西方人发明的,认为西方的民主更好,从而照搬西方经验,把它作为解决我们问题的处方。实际上,这些都是不对的。民主确实有其规律性,其中既有普遍性,也有特殊性。从普遍性而言,民主都要求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授权给少数人并对权力进行监督,少数人要对百姓负责。这些都是民主的规律,是任何民主都不可缺少的因素。

  决策民主的虚化、形式化恰恰表明我们应该进一步推进民主。我们要建立权力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体制,在建立既对上负责也对下负责的关系上做文章。只有这样,才能最终使决策变得科学。

  推进民主,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两者都要进行深入地探索。从其本身的重要性而言,选举民主是前提,只有选举民主才能完成授权,才能建立一种上对下负责的机制,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协商有成效。长官意识(说什么时候协商什么时候协商,说怎么协商就怎么协商)会使协商失去意义。所以,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二者都很重要,但选举民主是前提,协商民主是对民主的补充和完善。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不能狭义地理解协商民主,选举民主本身也需要协商,二者并不对立。

 

 

  民主是一种天然的要求,同党管干部原则并不冲突

  但是在民主决策形成之后,在执行的时候就必须坚定。这时候再去搞民主,肯定是劣质民主。本来已经授权,怎么还能拿回来?既然授权,就应该让授权者去执行,执行有力。所以,民主的低效率问题还是民主质量不高,科学性不够,而不是民主本身带来得问题,不是民主本身好不好的问题。真正从民主运行的角度来讲,其所追求的的效率恰恰是不科学的。所以我说,这种观点存在问题,具有片面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必须体现当代中国特点和党的领导

  民主是一个系统工程,发展民主在所有环节上都要加大力度。相比之下应该说,在选举民主,在授权这一环节,我们的探索确实比其他方面落后很多。选举民主最重要的是体现老百姓的授权,也就是公权力主人对权力使用者的授权。民主说到底就是百姓是主人;在党内,党员是主人。但是,主人是权力的所有者并不等于他们直接使用权力。我们作为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国,利益分歧多,人人直接使用民主肯定会乱套。所以民主需要多数人把权力交出来,交给少数人来操作。但这些少数人是哪些人呢?这就要由他们来选择。这就是授权民主,或者叫做选举民主。授权民主是民主的源头,是权力运行的开始。要推进和发展民主,必须加大推进授权民主的力度

 

 

  民主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党执政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社会主义本身就包含民主。邓小平说得很清楚,“没有民主就没社会主义”。对共产党来说,民主就是其最重要的合法性来源之一。

  有人认为,现在我们国家人民素质不高,不应该推进民主。对这一观点,我从来都是反对的。现在人们的素质再不高也比两三百年以前英美人的素质高,他们能搞民主,我们为什么不能?延安时期老百姓素质比不上现在,但他们却也能把民主搞得有声有色。所以,用人们的素质说事,说好听一点是认识问题,说难听一点是为不搞民主找借口,是不对的。

 

  我们中国共产党是靠老百姓的支持才取得政权的。我们靠什么把老百姓动员起来?当时我们举的是两面旗帜:一是科学,二是民主。科学的含义是清楚的,没有科学就没有发展,就落后愚昧,落后就要挨打。民主就是让老百姓当家作主,也只有这样,老百姓才觉得共产党是可信赖的。如果现在我们改口说不要民主,那就等于解构了自己的执政合法性。所以,民主是我们最根本的执政合法性的来源,这一条必须强调。

  第二,必须是结合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民主。中国文化有很多博大精深的好的东西,怎么吸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是非常重要的。

  党内民主对人民民主有示范作用,应该用党内民主来带动和促进社会民主,这是符合我国民主发展现状的捷径,也是我一直主张的观点。特别是,我们共产党作为唯一的执政党,如果党内民主发展不够充分,就容易造成公信力下降,甚至公众不认可我们共产党。

 

 

  民主带来低效率是因为民主搞得不好。民主确实有决策程序繁杂问题,但是,需要民主讨论和规定的问题,往往是国家重大问题,必须反反复复讨论。如果不反复讨论,一旦出现重大后果就没法收拾。这恰恰是需要时间的,不能只追求效率。

  素质并不能决定该不该搞民主,素质只决定民主水平的高低。人民的素质高,文化水平高,对民主的认识和理解也就会更加深刻,更加容易参与和推进民主,这是显而易见的。但是,民主本身却是由利益决定的,是一种天然的要求,是人们为了维护自己利益而产生的政治诉求。市场经济的前提就是承认人对利益的追求,承认人维护自己正当利益的权利,不搞民主能行么?所以说,只要搞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发展民主;只要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一定要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已经搞了三十年的市场经济,还能不搞民主?不可能!民主肯定可以搞,关键是怎么提高民主水平。这里既涉及提高人民文化素质,让人民理解民主,也包括在实践当中学习,不能把人民文化素质低作为不推进民主的理由。

 

  民主同党管干部原则并不冲突,党管干部是天经地义的。哪个党不管干部?关键是我们的管法要科学,不能让授权者失去选择。国外政党也管干部,但是他们有一个边界,非常清晰,最后还要回到百姓选择。我们现在党管干部往往管到具体人头。你把具体人选确定下来,老百姓还有什么选择权?没有选择,又怎么体现授权?所以说,党管干部是一个原则,不能代替老百姓当家做主,党管干部应该管方向、管政策、管人才。

  应该用党内民主来带动和促进社会民主

  也有人说,推进民主,听取公众诉求就必须搞多党制,一个党推举一个候选人,这样老百姓才有选择。但我认为,这也是不对的。民主并不必然要求多党制,一党制条件下同样可以推进民主。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党内多推举几个候选人,让老百姓选择?这样,不管百姓选出哪个候选人,这些人都是我们党的精英,都代表我们党。党把人才培养出来,让大家去选,这才是党管干部该做的事情,也是我们推进民主的合适方式。

  民族国家的民主化转型应该注意两个方面。首先,不能照搬别国的模式。各国有各国的国情,应该探索自己的民主化道路,探索民主的规律到底是什么,民主怎么搞比较科学?这就需要各国去研究、探索,而不是要么全盘接受国外经验,要么将之全都拒之门外。

  第三,必须是充分体现我国现有发展状况的民主。要体现我国现阶段的发展情况和当代中国特点。一方面,我们处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时期,另一方面,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阶段,所有这些因素都必须考虑到。这样我们才能发现很多东西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英美国家几百年发展出现的现象,我们会在短时间内同时出现,并相互交错,相互激荡,可能形成一种强大的冲击力、爆发力。因而,这需要更多控制,不能完全放开。这几点结合起来,才能去创造一个高于别人的、体现先进性的民主。

  民主的要素一旦被纳入体制当中,就会成为巩固体制的力量

  发展党内民主,就要在党管干部这个大原则下,增加具体操作的灵活性,边界要清晰,不能管到让人民没有选择权。发展党内民主,就是要把我们看到的民主因素引入党里面来,让其在党内逐步发酵、成熟,形成体系并影响社会。这样一条路径应该说是比较安全的路径。

  近年来,随着改革探索的不断深入,党内民主的确在不少方面推动了社会民主的发展。考察现在党内民主的现象就能发现,决策民主有探索,参与民主也有探索,民主监督也有探索。但我们在选举民主上确实是滞后的。能不能在党内民主里引进一些竞争因素,让普通党员有更多选择?有选择并不仅是体现党员权利,更重要的是使党内关系有根本性的调整。上级要切实重视下级意见,做到向下负责,否则下级党员手中的票就可能不支持你。只有这样,才能把党内关系,党同人民的关系理顺,把过去只向上负责、不向下负责的体制,变成既向上负责也向下负责的体制,做到向上负责和向下负责的统一。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民主才能够有实质推进。

  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除了做到上述三点外,还必须要体现党的领导,体现党的主导作用,体现党的发展创新和与时俱进。

  当然,我们还要看到,选举有时会出现选出来的人不履行诺言,以权谋私等。所以只有选举民主是远远不够的。即使西方也需要别的民主形式做补充。很多事情不能仅靠投票解决,还要通过沟通和协商,将民意诉求充分体现出来。对此,我们有一个现成的方式:协商民主。所以我们现在提出要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共同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形式,共同推进,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在决策民主方面,有些地方存在领导拍脑袋决策的现象,导致听证会流于形式,不被公众认可。为什么决策民主会流于形式?就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大家对决策民主是认真的,因为它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但是由于民主的其他几个环节未能同步推进,决策只有对上负责,听取民众意见就成了软性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再强调决策民主,也只会是一种形式。

  第二,要按照有序民主的思路去推进民主。民主进程由执政党来主导和推进,当然其中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这种主导会缺乏主动性,对危机认识不够。这就要靠执政党本身提高对危机的认识,主动去适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民主的要素一旦被纳入体制当中,就会成为巩固体制的力量。反过来,如果不能把民主要素纳入体制,民主的因素在体制外发酵,那早晚会对体制产生冲击。上述国家之所以出现这些乱象,就是因为它的政党没有去主导民主进程,没有主动去适应潮流,要么采用一些极端方式导致人民的反弹,要么对民主放任自流,这都是不对的。执政党必须起到其应起的作用,特别是我们是长期、唯一的执政党,更应该起到主导民主进程的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对民主体系的很多环节做了探索,比如决策民主方面,吸纳更多的人来参与决策,听取百姓的意见;民主监督方面,我们不但扩大了社会监督,在网络上也有监督,可以进行问责制;实行全委会决策等。

  民主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来源之一,是社会主义的重要内容